昊瓜

总有一天我要把所有脑洞,一笔一笔,画出来!

【生豆】遇见你的时候满缸的绿豆都砸在我身上


      罗浮生是在美高美门口捡到冯豆子的,这小子一身酒气横在清晨的美高美门口,翠绿的一坨,格外扎眼。
      冯豆子近日被大姐和李萌萌软硬兼施逼着学做菜,心里不畅快,这日好不容易摸着空子和二姐夫去了趟酒吧,结结实实喝了一顿,正是宿醉补眠的时候就感觉有人轻踹自己。他眼也没睁,就着地上打了打滚,嘴里还软声撒着娇“姐~我,我头疼,今儿就让我歇一上午吧。”
       罗浮生看着这一坨在地上扭来扭去的样子,乐了。“罗诚!这小子可疑,给我绑了放……放休息室吧,爷听完戏回来盘问他。”然后就背着手一步三晃的往隆福戏院去了。
      冯豆子喝的确实有点多,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胳膊腿都动不了还以为自己睡麻了,甩甩脑袋睁开眼,差点没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个仰倒。这明显不是自己家,面前是一溜挂着小灯的化妆镜,看着倒像是个后台。想抬手揉揉自己的眼睛看是不是眼花,结果发现自己被人绑了个严实。“完了,我不会被倒卖器官的抓了吧。”他越想越怕,越怕越想 ,思路发散到自己浑身上下能卖好几百万的时候,门被打开了。一个穿着驼色风衣的男人啪啪啪的朝他走过来。那人在离他四五步的地方站定,刚要开口,冯豆子先发制人“你最好放了我我告诉你啊,我,我我大姐夫可是政府机关人员,还有我二姐夫,皮大聪你听过吗,我跟你讲我,我有艾滋,你别乱来,不,不然我咬你一口你这辈子就完了你知道吗,识相的赶紧放了我!”
      罗浮生看着这小子明明怕的要死还假装耀武扬威的样子,扯了把椅子过来坐了,大长腿一翘,皮靴尖正对冯豆子鼻尖。“我乱来?你一大早横在我美高美门口,不说影响生意,吓着我这的员工,还满身酒气,这要是让警察看见,还不得说我美高美不作正经买卖?”
      “诶,不是什么叫横在你美高美门口啊?我在自己家好好睡着觉……不是,美高美是什么啊?”冯豆子和罗浮生两个人呆楞的对视片刻,罗浮生是没想到在东江这块地方居然还有人不认识美高美,冯豆子是真蒙了,一觉醒来,天翻地覆。“那个,今天,几号啊?”
       罗浮生把刚从路上买的报纸抖开,上面的日期明晃晃的——民国。冯豆子只觉得头疼欲裂,恨不得一闭眼一睁眼迎接他的就是自家大姐亲切的皮鞋,偏生眼前的人根本不给他时间消化,问题一个接一个的。“说吧,你是不是胡奇的人,怎么着,地盘抢不过我们就开始用下三滥的手段影响爷做生意?啊?”罗浮生一边盘问,一边从兜里摸出了蝴蝶刀把玩。
       冯豆子看着蝴蝶刀在那人指尖上下翻飞,吞了吞口水“内个什么,大哥,你先把刀放下,你听我解释,我真的不是故意横在你们店门口的。”冯豆子一边在脑海飞速的组织语言,一边眨着大眼睛企图用真诚打动罗浮生。罗浮生看冯豆子这幅模样,扯了扯嘴角,把刀一举,作势要扎。“诶诶诶大哥!大哥大哥!我错了!您是我亲哥!你别激动啊,我告诉你,就算是民国杀人也犯法吧啊啊啊啊!”冯豆子吓坏了,眼睛一闭,扯着嗓子喊开了。
      这边罗浮生看冯豆子反应有趣,逗得起劲,门外罗诚听不下去了,拍门喊到“大哥,你别逗人家了,这都下午了,一会姑娘们来上班休息室都被占了怎么化妆啊。”
       罗浮生翻了个白眼,冲门外喊到“知道了!”然后就拿着刀一步三晃的走到冯豆子面前,蹲下。冯豆子让他这出吓得脸色惨白,双腿打颤,结果罗浮生刀刃一翻,把绑着他的绳子给割断了。“行了,你走吧,回去告诉胡奇,别老惦记着别人碗里的,自己那口能不能咽下去都不一定呢。”
      冯豆子软在地上,抹了把脸,嘴里呐呐“老天爷,不带这么玩我的吧。”

这两天的水彩
小红帽居和公子景
希望明天能抢到杂志呜呜呜

苏苏初妆!
一点都不像朱老师
我还没钱买身子

求约稿
其他画风也可以
只是大多你都看不上
就这么几个拿得出手
你要?
约一下吧!!!
吃土选手求拯救啊啊啊